三十三吨黄金。
 
    三十三吨呐!
 
    三十三吨黄金价值十几亿美元,对于一个大国家来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十辈子都挣不到的钱,即便是对于那些资产上百亿美元的大公司,大企业,这十几亿美元又有几家能拿出来的?
 
    何况还是买来路不正的黄金。
 
    这年头,家大业大也不见得有多少流动资金,几亿十几亿美元,能拿出来的不多,真不多,可是呢就有一个总部在东亚的咨询公司拿的出来,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事情不对啊。
 
    杨逸一句话让电话里没了声音,过了片刻之后,电话里的人才低声道:“三十三吨黄金?”
 
    “是的,三十三吨黄金,市价的六成买走,交易在波兰一个军用机场进行,现场验货结算。”
 
    电话里再次沉默了片刻,然后低声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约八个小时之前,我当时没有机会传递消息。”
 
    “八个小时,我明白了,还有其他什么要补充的吗?”
 
    “有,我能提供所见到每一个人的素描,但我需要一段时间来画出来,不过领头者的肖像最快可以在一个小时后给你们,另外,这个交易关系到很多人的生命,我本不该泄露的,我希望您能遵守承诺。”
 
    “清洁工感谢您的情报,请相信清洁工的声誉。”
 
    杨逸呼了口气,低声道:“请尽快查一查这个安德森公司,如果有什么结果的话,可以给我一份吗?”
 
    电话里沉默了片刻后,低声道:“我会请示,稍后联系,请尽快把肖像传来。”
 
    “没问题。”
 
    电话挂断了,杨逸呼了口气,然后他把电话递给了萧苒,低声道:“待会儿再联系,现在我要尽快把肖像画出来。”
 
    萧苒点了点头,然后她低声道:“你看起来很累。”
 
    “是啊,我很累,但我不能休息,有很多人我只看了一眼,我必须赶快把他们画出来,呃,我好饿,怪不得会头晕……”
 
    萧苒立刻道:“我去给你弄点儿吃的。”
 
    杨逸摆手道:“不急,萧苒,我觉得你的思想很危险啊。”
 
    萧苒不解的看向了杨逸,道:“什么危险?”
 
    杨逸压低了声音,道:“你是清洁工的代表,你得替清洁工着想而不是水组织。”
 
    萧苒的眉毛竖了起来,然后她冷声道:“你什么意思?你觉着我跟你一块儿是当内奸来了是吗?”
 
    杨逸叹了口气,低声道:“你怎么就不明白啊,你不是当卧底来了,你的身份我知道,所以你怎么能是卧底呢?你是监军啊,监军什么意思明白吗?说白了,你就是清洁工安排来监视我的啊。”
 
    萧苒把头扭到了一边,低声叹了口气,道:“我……”
 
    杨逸用手按了按脑袋,很是感慨的道:“清洁工启用你,把你派来水组织,你觉得是为什么?派你当卧底不可能,因为你的身份根本就是明摆着的,清洁工最根本的目的就就是让你当个传声筒,我的目标是对付灰衣人,所以我肯定会盯着灰衣人,一旦有什么发现肯定会通知清洁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道理我明白,清洁工也明白,所以清洁工根本不担心我们会扣下关于灰衣人的消息,但是……”
 
    杨逸看向了萧苒,低声道:“但是如果我们有了消息却不告诉清洁工的话,那就说明我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也没有合作的价值,而你不同,你的根子还是清洁工的人,如果你放弃了清洁工交给你最大的任务,那么你就是背叛。”
 
    萧苒低声道:“这道理我懂,可是,这种感觉很糟糕。”
 
    杨逸笑道:“我们跟清洁工没有任何利益上的冲突,正相反,我们有共同的目的,共同的利益,所以你该当好这个中间人的角色。”
 
    萧苒笑了笑,道:“如果你表现的很好,那么你很快就会成为清洁工的合作者,说不定还会成为清洁工的客户,那样的话,也根本就用不到我传话了,看不出来吗?”
 
    萧苒指了指自己,道:“我其实只是个清洁工看不上的失败品。”
 
    杨逸耸肩道:“那是清洁工没眼光,行了,别想这事儿了,帮我搞点儿吃的,我得赶紧画画了。”
 
    杨逸开始画画,他必须凭借着印象画出劳埃德的模样。
 
    画劳埃德的模样不成问题,因为杨逸对他的印象很深,他担心的是对其他人的记忆有什么偏差从而画错了,因为这不是见着了觉得有些眼熟的程度就行的,他必须把每个人都画的如同是照下来一般,而这样可就难了。
 
    好在杨逸已经把每个人的特点都先写了下来,真开始画的时候,就算记忆稍微模糊了一些,可是看到那些关键词他也能再想起来。
 
    杨逸画了一半,萧苒送来了吃的,杨逸狼吞虎咽的吃了些东西后,头晕目眩的感觉几乎立刻就一扫而空。
 
    杨逸正在做的事情极其的消耗心力,他也就是仗着年轻才能这么干,这要是换了别人,想他这么动脑子能不能撑下来还难说呢。
 
    正在杨逸继续拿着铅笔素描的时候,萧苒的电话响了,萧苒接过电话后,立刻低声道:“你的电话。”
 
    杨逸搁下了笔,接过电话,低声道:“你好。”
 
    “你好,现在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请问您现在方便回答吗?”
 
    “方便,你问。”
 
    “好的,我暂时问这两个问题,如果有什么需要再问的我会打电话给你,谢谢。”
 
    电话挂断了,杨逸把电话往旁边一扔开始接着画他的肖像。
 
    一个多小时后,杨逸画完了那副肖像画,而且是全身像,然后他在肖像下面写上了名字。
 
    “打电话,告诉他们第一张画已经好了。”
 
    说完后,杨逸略带遗憾的道:“其实我挺想和那个劳埃德扯上什么关系的,可惜啊,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