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会有人前往塞拉利昂,然后乘船在塞拉利昂的西海岸上等候,把飞机控制在两千米的高度,让飞行员跳伞降落道海面上被船上的人营救起来,之后让飞机坠海就行了。”
 
    杨逸皱眉道:“听起来很危险啊。”
 
    “是有些危险,但这是最便捷也是最安全的处理方式了,我们会提前做好一切准备的。”
 
    杨逸点了点头,然后他沉声道:“祝你们好运。”
 
    贾斯汀和杨逸依次跟亚历山大握手后,然后贾斯汀对着杨逸微笑道:“我要回基辅,你要搭个飞机吗?”
 
    “哦,当然,谢谢。”
 
    贾斯汀特别潇洒的一个转身,他打了个响指,道:“那就走吧。”
 
    刺激和惊喜都已经过去了,现在不管是谁都觉得很累,所以上了飞机之后,没有人还有力气聊天,他们上了飞机就开始睡觉,直到抵达基辅机场。
 
    从基辅机场离开的时候,杨逸还是个穷光蛋,等他回来的时候就成了亿万富翁,前后只隔了一天的时间。
 
    杨逸也很是疲惫,等他看着贾斯汀又是一副精神满满的样子时,不由发自内心的佩服贾斯汀的精力充沛。
 
    “我今天会去招收一些有用的人,如果你需要招揽一些人手的话,我愿意带你一起去,当然,买人的钱你需要自己付。”
 
    “你不累吗?”
 
    “累。”
 
    “你刚刚赚了一大笔钱,难道你现在就要去工作?”
 
    “伙计,时间可不等人,如果你不抓紧时间,可能你想要的某个人才已经死在了监狱里,所以,你要跟我一起吗?”
 
    说着话的同时,贾斯汀开始拨打电话,然后他说了几句后随即就挂断了电话,对着杨逸道:“看来只能浪费一天时间了,晚上十点才能和人见面。”
 
    贾斯汀显得很是懊恼,杨逸却是由衷的感到庆幸,他确实想要从乌克兰的人才库里找找宝贝,但是他现在却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能够得到一天的时间对他很有利。
 
    “好的,那我们晚上见面怎么样?我请你吃饭,以感谢你给我这个招揽人才的机会。”
 
    贾斯汀很是爽朗的一笑,道:“就这么说定了,晚上七点见面,吃完晚饭后开始工作,我会找一家最贵的餐厅等着你,再见。”
 
    贾斯汀说走就走,而杨逸和凯特还有克里斯就只能坐出租车回酒店了。
 
    和贾斯汀一分开,杨逸就开始打电话把他的人全部召回酒店里去。
 
    回到了酒店,所有人都已经在等了。
 
    面对着期待的众人,杨逸点了点头,微笑道:“成功了,钱也到手了。”
 
    罗德里格兹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大声道:“我就知道一定能行!”
 
    杨逸摆了摆手,示意激动的罗德里格兹安静下来之后,沉声道:“钱已经到了账户上,你们每一个人都会得到自己的有一份,但是现在我有些事需要处理一下,萧苒,跟我来一下。”
 
    扔下了一屋子略显惊愕的人,杨逸叫上了萧苒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怎么了?急急慌慌的干什么呀?”
 
    杨逸从自己的杂物包里找出了一根铅笔,然后他往桌子前面一坐,沉声道:“灰衣人。”
 
    萧苒立刻没音儿了,稍过片刻之后,她站到了杨逸身边,压低了声音道:“怎么回事?”
 
    “黄金的买主,我怀疑是灰衣人,仅仅是怀疑,但可能性还是有的,而且不小,现在我要凭借记忆把见过的人画下来,你不要打扰我,也不要让别人打扰我。”
 
    萧苒很是严肃的道:“好,我就在这边等。”
 
    “不能等,马上联络清洁工,有些事情我必须现在就跟清洁工交待清楚,我得到的情报时间稍微一长很可能就没用了。”
 
    萧苒略微思索了片刻,低声道:“真的要告诉清洁工吗?”
 
    杨逸很是诧异的看了萧苒一眼。
 
    萧苒是清洁工的人,即使萧苒没有正式加入清洁工,但是她和清洁工千丝万缕的关系还是让杨逸不得不把她看成是清洁工的人。
 
    现在萧苒在对待清洁工的态度上出现了一些问题,她明显是倾向于水组织的,但她的态度很危险。
 
    杨逸看了看萧苒,然后他低声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而且是最好的盟友,打电话给清洁工,让他们找个够分量的人来和我通话。”
 
    萧苒点了下头,然后她走到了一边开始打电话,而杨逸却是开始迅速在一张张白纸上写下编号以及自由他能看懂的代号。
 
    杨逸全神贯注上的通话时间已经持续了四十五分钟。
 
    不知不觉间竟然过去了这么久,杨逸把电话放在了耳朵边,低声道:“一个叫劳埃德.吉布森的人,我觉得他可能是灰衣人,安德森国际经济研究会,总部在东亚,建立时间是七年,大约一个小时后,我会给你一张劳埃德.吉布森的素描,非常精确,可以当做照片使用。”
 
    “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觉得这个人是灰衣人呢?”
 
    杨逸犹豫了一下,低声道:“肯定替我保密吗?”
 
    电话里的人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清洁工绝不出卖自己的客户,更不会出卖自己的合作者!”
 
    杨逸呼了口气,低声道:“我刚刚卖给了他三十三吨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