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里尼琴科不无遗憾的道:“这小子倒是挺硬气的,他可从来没哭过,也没求过绕,我是听说的,不过那些打他的人都佩服他,哦,接下来是……”
 
    卡里尼琴科指向了下一个牢房,但杨逸这时却看到了一扇铁栅栏。
 
    这间黑狱的牢房没有对门可言,因为牢房只有一排,推开房门就是墙。
 
    牢房的门都在杨逸的右侧,但是现在,杨逸左侧却出现了一间牢房,而且牢房的门不是铁门,而是一扇铁栅栏。
 
    从栅栏里看进去一览无遗,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犯人就坐在里面,那个犯人的头发和胡子都有些花白了而且还很长,而且乱糟糟的。
 
    犯人的年纪应该不年轻了,从他的头发和胡子来看,他被关在牢房里的时间也不会太短,否则头发和胡子没那么长。
 
    杨逸在看那个犯人,而那个犯人也抬起了头看向了他们四个人。
 
    杨逸和那个犯人对视了一眼。
 
    那个犯人身材不高大也不健壮,但他的眼神很难形容,不犀利,也不冷漠,没有愤怒,也米有喜悦。
 
    杨逸想了想,然后他才读懂了那个犯人的眼神,就是那犯人的眼神虽然是在看着他们,但就像在看着空气,简答来说,就是那个犯人视他们如无物。
 
    牢房很小,犯人的脚上带着脚镣,双手带着手铐,就连脖子里都带着铁圈,而且脚镣手铐和脖子里的铁拳用粗粗的铁链相连。
 
    但是那个犯人还在端端正正的坐在了床上,一脸的淡然,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的注视着杨逸他们四个,但眼神却又像在看着一团空气,就好像杨逸他们四个根本不存在。
 
    布莱恩和张勇对视了一眼,然后他们两个齐齐的点了点头。
 
    杨逸咽了口唾沫,然后他刚刚看向了卡里尼琴科,但还没等他开口,卡里尼琴科就低声道:“这个不用看,也不用问,想都别想,各位,还是看这边,请看这边。”
 
 第四百七十四章 添头
 
    这世上有很多用钱解决不了的问题,但是杨逸现在面临的问题却是能用钱解决的。
 
    一百万不够就两百万,两百万不够就五百万,现在杨逸有钱了,那么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至少不是大问题。
 
    但是杨逸不着急,着急的话就会被人抬价,有钱不代表要乱花钱对不对,能少花钱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何必多花钱呢。
 
    所以杨逸站到了卡里尼琴科指的那扇门口,等着卡里尼琴科拉开了窗户,然后他往里看了一眼。
 
    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在用期待的眼神在看着外面,他的手和脚同样被锁住了,但他身上没有血迹和受过审讯的痕迹。
 
    杨逸站到了一边,然后布莱恩和张勇依次看过。
 
    “怎么样?满意吗?”
 
    杨逸不置可否,只是轻声道:“可以看看别的人吗?”
 
    “这个,符合你的要求……”
 
    哪里有那么多合适的人还正好被关在监狱里等着被杨逸挑走,不,是等着被杨逸救出来呢,卡里尼琴科能够放出去的人没一个能让杨逸看上眼的。
 
    又看了几个人,杨逸始终没有点头说那个人他要定了,在最后一间牢房也被看过之后,卡里尼琴科有些着急了。
 
    “你到底看上了哪一个?这么多人,不可能全都不合适吧?”
 
    “唔,我们可以商量一下吗?”
 
    卡里尼琴科伸了下手,道:“要快一些,我们在这里已经耽误很长时间了。”
 
    杨逸和布莱恩还有张勇往一旁走了走,然后杨逸低声道:“怎么样,你们是怎么看的。”
 
    布莱恩沉声道:“不用多说,就那个。”
 
    张勇也是低声道:“我不用知道那个被关在笼子里的人有多大本事,但我知道这个人绝对不是善茬,看他那样子,看他的眼神我就知道,这人绝对错不了。”
 
    布莱恩低声道:“高手,而且绝对是顶尖高手,这个监狱里没有谁是能让我看上的,只有他一个人,我看到他就知道是遇到了同类。”
 
    杨逸呼了口气,低声道:“可卡里尼琴科说这个人不行,我觉得需要花高价才能把他带走。”
 
    张勇笑道:“那就花呗,现在又不是没钱。”
 
    杨逸点了点头,道:“得讲究一下策略。”
 
    说完后,杨逸走到了卡里尼琴科,然后他低声道:“我要去和那个骨头都断了好几根的人谈谈。”
 
    卡里尼琴科立刻道:“可以,那就来谈谈吧。”
 
    杨逸回到了刚刚看过的那个年轻人的牢房门口,等着牢门被打开后,他自己一个人走了进去。
 
    浑身上下没几根骨头还是完好的年轻人躺在了床上,听到声音后,他微微睁开了眼睛,冷冷的撇了杨逸一眼。
 
    “不是你想的那样。”
 
    杨逸轻声说了一句,然后他小声道:“我是来找人的,来寻找适合我的手下,你本来很合适,但你都快要死了,而且骨头断的没剩下几根,所以我现在要你没用。”
 
    躺在床上的年轻人又闭上了眼睛。
 
    杨逸继续道:“现在我问你一个问题,我可以花钱把你从监狱里弄出去,然后在花钱给你把伤治好,这时间可能会很长,如果你伤好了之后还能继续给我干活儿,那你愿意给我工作吗?”
 
    那个年轻人又睁开了眼睛,然后他微弱的道:“让我干什么?”
 
    “肯定是打打杀杀的活儿,也肯定不是轻松的活儿,我们是雇佣兵,我想要找一些能打的人,你现在快要废了,也可能你已经废了,但我愿意冒险花一大笔把你救出去,现在你明白自己的处境对吗?所以请你老实的回答我,你愿不愿意接受我的帮助,然后用你的余生来偿还。”
 
    “废话,只要把握弄出去就行,我不怕死但我不想死在这里,只要你把我弄出去让我养好伤,让我给你干什么都行。”
 
    杨逸呼了口气,道:“很好,记住这是你的选择,我把话说在前头,如果你废了,那就当我是大发善心救了你一条命,如果你没有废掉,那就老老实实给我工作直到死去为止,不过有好消息给你,我这个人还是很大方的。”
 
    说完后,杨逸转身走出了牢房,然后卡里尼琴科立刻道:“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