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里尼琴科没什么表情,他带着杨逸走到了隔壁的铁门前,低声道:“这里面关着的人是一个军官,阿尔法的一个中尉,他拒绝服从上级的命令,而且有投敌的倾向,所以……”
 
    杨逸诧异的道:“投敌?”
 
    卡里尼琴科耸了耸肩,低声道:“他是信号旗部队的一个队长,他蛊惑自己的手下,想要带着自己的队员跑到俄国去,然后他就被抓了,但是这个人的能力非常强。”
 
    布莱恩突然道:“不用看他了,下一个吧。”
 
    张勇也是点头道:“没错,这样的就不用看了,别浪费时间。”
 
    俄罗斯有信号旗部队和阿尔法部队,乌克兰也有,因为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军队建设模式一脉相承,都是继承了苏联的特点。
 
    乌克兰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就是信号旗和阿尔法了,跟俄罗斯一样,乌克兰这两支特种部队也都属于安全部而不是军队,担负的也是国内反恐一类的任务,比如反劫机,解救人质,然后擅长的是巷战和室内战之类的。
 
    所以不管是乌克兰信号旗还是阿尔法,这两个部队的人挺适合水组织的。
 
    但是杨逸和布莱恩还有张勇的想法一样,那就是一个满心想跑到俄国去的人就别要了,这种人有追求,有信仰,把他从监狱里弄出来最后还不定怎么着呢,搞不好这人就跑俄国去了。
 
    卡里尼琴科也没有多说什么,他继续往前走,然后伸手指了四个牢房,低声道:“现在乌克兰东部的局势不稳,那些说俄语的人在密谋叛乱,安全部下令让阿尔法部队前去执行任务,但是有一支阿尔法部队拒绝了,现在,这支部队的人都在这里面了,军官被单独关押,这些士兵们被关在了四个牢房里,我们的牢房不够用了。”
 
    这里不是普通的监狱,所以要是不出现意外的话,里面的犯人都能享受到单人牢房的待遇,可是现在,这里的牢房明显不够用了。
 
    卡里尼琴科拉开了小窗户,杨逸往里看了一眼。
 
    牢房里关了三个人,一个坐在床上,两个坐在地上,三个人都是一副很沮丧的模样,在听到声音后也只是往铁门这里看了一眼。
 
    杨逸让开了窗口位置,布莱恩往里看了一眼,然后他走到了一边,而张勇随后往里张望了一眼,在观察了片刻后,随即把小窗口给关上了。
 
    “还行,你觉得呢?”
 
    张勇觉得里面关的人还行,而布莱恩在思索了片刻后,抬头看着卡里尼琴科低声道:“他们说什么语言?”
 
    “乌克兰语和俄语,但主要是俄语,他们是俄罗斯人。”
 
    布莱恩思索了片刻,沉声道:“再看看。”
 
    杨逸依次看了四个牢房,每个牢房里都是关了三个人,把四个牢房看过之后,杨逸看向了布莱恩。
 
    布莱恩轻轻的摇了摇头,而张勇却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布莱恩看向了张勇,低声道:“太年轻了。”
 
    张勇低声道:“是年轻了点,不过年轻也没问题啊。”
 
    布莱恩看向了卡里尼琴科,低声道:“这些人会被怎么处置?”
 
    卡里尼琴科低声道:“处决的可能性不大,最后肯定是被释放,但也会被赶出军队。”
 
    布莱恩再次看向了张勇,低声道:“他们还没有到绝路,而且他们是几个人被关在一起,所以他们也知道自己的下场不会太惨,这样的人不好控制的,而且他们也没到顾虑家人的年纪,除非只是用来当做雇佣兵,否则还是放弃的好。”
 
    张勇低声道:“我就是用挑选佣兵的眼光来选人啊,阿尔法不错了,不过……”
 
    想了想,张勇还是摇头道:“算了,招一支小队的人战斗力是强,可也没办法管理了,还是放弃吧。”
 
    杨逸看向了卡里尼琴科,低声道:“有没有哪些必死的,我想看看哪些肯定会被清理掉,而且他们自己也知道面临着什么下场的那些犯人。”
 
    卡里尼琴科皱了皱眉头,低声道:“必死,而且知道自己也肯定要死的,有是有,但是……”
 
    迟疑了片刻,卡里尼琴科指着一扇牢门道:“这里面的人都不考虑了?”
 
    杨逸小声道:“基本上不用考虑了。”
 
    卡里尼琴科呼了口气,道:“这边来。”
 
    带着杨逸他们穿过了很多扇牢门都没有停下,直到又穿过了一扇大门,然后卡里尼琴科低声道:“这里面可就是重犯区了,基本上没人能活着离开,但是人也不多,而且大部分不是一线战斗部队的,不过还是有符合你要求的人在。”
 
 第四百七十三章 请看这边
 
    卡里尼琴科指向了一扇铁门,然后他低声道:“里面的人叫阿纳托利,他是安全局的行动部副主管,维克托.费奥多罗维奇跑了的当天他就被抓了,这个人是前任安全局长的心腹,而前任安全局长是维克托的心腹,你懂的,他不死都难,即便我们不想干掉他,维克托也得让他死。”
 
    杨逸低声道:“很重要吗?”
 
    “地位不是很高,但他可是很多事情的具体实施者,他知道很多秘密,我们想撬开他的嘴,但是……”
 
    卡里尼琴科耸了耸肩,道:“呃,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你们可以看看,如果不满意就换一个好了。”
 
    杨逸自己打开了铁门上的小窗,然后他就看到一个人躺在了床上,仔细看过之后,却发现那个人不是愿意躺着,而是双脚和双手都被镣铐锁着。
 
    身上有些血迹,虽然不是很明显,但可以肯定这个人是被审讯了很多次。
 
    听到了门口发出的声音,躺在床上的人艰难的移动了一下头,然后杨逸就发现那个人的眼神很空洞。
 
    杨逸退开,布莱恩上前只是看了一眼,立刻就退了回来,低声道:“不要,废了。”
 
    卡里尼琴科耸了耸肩,他肯定预料到了这个结果,所以也没有废话,只是低声道:“那就看下一个。”
 
    “等等。”
 
    杨逸再次往里看了看,然后他对着布莱恩道:“彻底废了?”
 
    布莱恩道:“我不知道他经受了什么,但我觉得他至少半年内都动不了,你们对他用吐真剂了?”
 
    最后一句是布莱恩问卡里尼琴科的,卡里尼琴科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用了,但他还是什么都没说,从忠诚度和反审讯能力上来说,这个人确实无可挑剔。”
 
    布莱恩摊了摊手,道:“用过吐真剂这个人即便没有变成白痴也废了,而俄国人的吐真剂太霸道,用过之后肯定变白痴,那些审讯他的人肯定是没掌握好剂量,一次就废掉了这个人,所以他没用了,彻底没用了。”
 
    卡里尼琴科有些不耐烦的拉上了小窗,道:“那就看下一个吧,这个,绝对让你们满意,身手很好,不是什么大人物,特工,但是他必须得死。”
 
    压低了声音,卡里尼琴科神秘兮兮的道:“这家伙奉命打死了一个人,而他打死的那个人是现在某个大人物的儿子,我不能说的太详细,但总之就是这家伙死定了,而我可以换个人替他死,你懂我意思吗?”
 
    李代桃僵,这么简单的事情杨逸要是不懂那就怪了。
 
    伸手拉开了铁窗,杨逸往里看了一眼,就见一个浑身失血的人躺在床上。
 
    “呃,只是你们可能需要等他恢复一下。”
 
    卡里尼琴科看杨逸已经打开了铁窗,语气立刻就变得不自然起来,因为他知道里面的人遭受了什么。
 
    布莱恩往里看了一眼,随即低声道:“左胳膊断了,肋骨……肯定也得断上几根,哦,糟糕,腿骨也断了,手指至少断了八根,不,是九根,这样的……”
 
    布莱恩摇了摇头,然后他看着杨逸道:“我不知道这样的废物要来干嘛。”
 
    张勇也往里看了一眼,然后他低声笑道:“啧啧,真惨,不过还好,还好,就是骨折,没准儿还能接上,但至少半年爬不起来。”
 
    杨逸诧异的道:“你还笑得出来?”
 
    张勇也是诧异的道:“为什么笑不出来,又不是我在挨打然后被关在里面。”
 
    “有点儿同情心好不好?”
 
    “我又不认识他,有什么同情心可施舍的。”
 
    张勇一副你很莫名其妙的表情,然后他挥了挥手,道:“算了,这样的要来干嘛,不废也差不多了嘛。”
 
    卡里尼琴科低声道:“其实可以治好的,而且这人真的是好手,真的是好手,只不过就是跟错了人,养一养还是很好的,唔,我可以算便宜些。”
 
    杨逸还在犹豫,布莱恩从后面用手轻轻的推了杨逸一把,低声道:“看下一个。”
 
    杨逸呼了口气,他再次看
    就在杨逸以为自己判断失误的时候,卡里尼琴科却是道:“可不是我,我可做不出来这么残忍的事情,这当然是别人干的了,没错,每天一根骨头,昨天是左胳膊,明天是右胳膊。”
 
    杨逸的脚步再次顿了一下,然后布莱恩不动声色的在后面推了他一把。